灶门炭治郎

编辑 锁定 讨论
灶门炭治郎,漫画《鬼灭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主角。
鬼杀队剑士,善良温柔的少年,左额处有伤疤。为了拯救变成鬼的妹妹灶门祢豆子,在讨伐恶鬼的同时,不断地搜寻着仇敌鬼舞辻无惨
中文名
灶门炭治郎
外文名
竈門 炭治郎(かまど たんじろう)
Kamado Tanjirou
其他名称
炭子(女装时),炭炭(粉丝称呼)
配    音
花江夏树(日)
钱欣郁(台)
登场作品
鬼灭之刃
生    日
7月14日 [1] 
年    龄
13岁→15岁 [1] 
性    别
身    高
165cm [1] 
体    重
61kg [1] 
呼吸流派
水之呼吸、火之神神乐(日之呼吸)
阶    级
癸→庚→丙(花街篇)
兴    趣
头槌,扫除 [1] 
喜欢的食物
香椿芽 [1] 
妹    妹
灶门祢豆子、灶门花子
死    敌
鬼舞辻无惨
父    亲
灶门炭十郎
母    亲
灶门葵枝
弟    弟
灶门竹雄、灶门茂、灶门六太
师    傅
鳞泷左近次

灶门炭治郎角色形象

编辑

灶门炭治郎外貌

鬼杀队剑士,有着一头深红发与红色眼睛的“赫灼之子”,
灶门兄妹 灶门兄妹
左额处有伤疤,佩戴有代代相传的日轮耳饰。
有着如同石头般坚硬的额头,能让被撞击的人失去知觉。
另外,炭治郎还有着不输犬类的灵敏“嗅觉”,可以从摔碎的盘子上闻出碰过盘子的猫的味道,甚至能够感应到味道来源的位置,并凭借这一能力轻易找到了鬼杀队多年来都无法找到的鬼舞辻无惨。经过训练后,连极其细微的“隙之线”都能成功感应。

灶门炭治郎性格

性格憨厚,善良温柔,重视家人,个性认真顽固、有担当的长男。鬼杀队制服外,披着市松图案的羽织。
不擅于说谎,一说谎表情就会变得很奇怪,而另一方面却又十分固执,绝不会允许自己欠对方的人情和金钱。

灶门炭治郎能力设定

编辑

灶门炭治郎嗅觉

炭治郎有着独特的敏锐嗅觉,能通过气味分辨人的情感,亦能分辨人与鬼。经过训练后甚至能在战斗时辨别出含有对手弱点的气味的“隙之线”。

灶门炭治郎头槌

炭治郎的额头如同铁一般坚硬,因此经常会用头部来向对手发出猛烈的头槌攻击(铁头功),其威力连鬼也甘拜下风。

灶门炭治郎斑纹

炭治郎的斑纹位于左额头,呈火焰型。炭治郎在锻刀村一战中觉醒了斑纹,是这一代灭鬼者当中最先觉醒斑纹的成员,亦是鬼杀队历史上第一个非柱阶级的斑纹觉醒者。
斑纹开启后,能大幅度提高身体素质。据记载,凡出现斑纹者,将会如同共鸣般让周围的人也得到斑纹。
开启斑纹时,需要体温达到39度,并且心跳频率在200次以上,因此会给身体造成极大负担。据上弦之壹·黑死牟所言,开启斑纹者活不过25岁。

灶门炭治郎通透世界

炭治郎幼年时从父亲灶门炭十郎处习得,后在与上弦之叁·猗窝座一战中彻底领悟其原理。
脑中变得透明便可看见的世界,竭尽全力拼搏、经受住痛楚之后,才可到达的「至高领域」。
在此状态下,通过集中并关闭多余的感官,生物的身体看起来会变得宛如透明一般,自身行动速度,对攻击的预测和回避都会有显著的提升,对手肺部的血管流动亦清晰可见,自身肌肉的收缩也能更快的把握,根据需求连斗气也可以自由的关闭,因为感知加速敌人的行动也会看起来变慢。

灶门炭治郎呼吸

水之呼吸
一开始使用水之呼吸,为起始呼吸·日之呼吸衍生出的五大基础呼吸之一。
炭治郎拜师鳞泷左近次时所学习的呼吸流派,一共有十个剑型。
水之呼吸·壹之型 水面斩击
快速挥刀从平面发起直斩,虽然只有一击但威力惊人。
水面斩击 水面斩击
水之呼吸·贰之型 水车
身体空翻一周后发出的圆形斩击。
水车 水车
水之呼吸·贰之型·改 横水车
将“水车”改为侧身发出的横向斩击。
炭治郎在与矢琶羽对决时,因箭纹而灵光一现的招式。 [2] 
横水车 横水车
水之呼吸·叁之型 流流舞动
使身体如同水流一样高速移动,由于行动过于迅速,所经之处会只余下数个残影。 [3] 
攻守兼备的招式。
流流舞动 流流舞动
水之呼吸·肆之型 击打潮
向前发出如同潮汐一般的多段攻击。
击打潮 击打潮
水之呼吸·肆之型 击打潮·乱
“击打潮”的强化版,在空中发出如同潮汐一般的多段攻击。
击打潮·乱 击打潮·乱
水之呼吸·伍之型 乾天的慈雨
用极其温和的速度将鬼的首级斩落,几乎毫无痛楚。
是只在对方自愿被斩首时,才会使用的仁慈的剑型。
乾天的慈雨 乾天的慈雨
水之呼吸·陆之型 扭转漩涡
通过激烈的“扭转”来产生强大的漩涡,漩涡将化为既锋利又巨大的刀刃,将周边的一切事物切开。
是适合在没有立足之地或者不安稳的地方使用的剑型。
扭转漩涡 扭转漩涡
水之呼吸·柒之型 雫波纹击刺
从斜面而来,用剑沿着直线或曲线突刺,就如同在水面上泛起涟漪一般。
所有剑型中,速度最快的击刺技。 [3] 
雫波纹击刺 雫波纹击刺
水之呼吸·捌之型 泷壶
自上而下发出猛烈的斩击,落地时周遭还会有水柱落下。
泷壶 泷壶
水之呼吸·玖之型 水流飞沫
将动作中的落地时间、落地面积降至最小限度,能够无拘无束地行动。
很适合在没有落地之处的场所战斗时使用。
水流飞沫·乱 水流飞沫·乱
水之呼吸·拾之型 生生流转
如同龙一般,一边旋转一边翻腾,旋转的次数越多,使出的斩击就越强劲。
生生流转 生生流转

  
火之神神乐(日之呼吸)
炭治郎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灶门家族世代相传的神乐舞,是为了向“火神大人”祈愿平安而献上的舞,同时也是一种呼吸流派。使用的招式威力比水之呼吸更强,但过度使用时行动的持久力会下降。
据炭治郎所称,神乐舞共有十二个舞型;但之后炭治郎从炼狱千寿郎寄来的书信中得知,火之神神乐实际上有十三个舞型。 [4] 
事实上,火之神神乐正是起始呼吸·日之呼吸,而日之呼吸正好有十三个剑型。(在漫画第192话中,炭治郎在梦境中看见了继国缘一亲自演示日之呼吸所有剑型的过程,并正式确认两者为同一呼吸法)
(以下招式排序出自继国缘一本人演示日之呼吸剑型时的先后顺序)
日之呼吸·壹之型 圆舞
朝前方劈出缠绕着火焰的弧形斩击。
曾用这招轻松劈断了累的仅凭水之呼吸难以斩断的丝线。 [4] 
圆舞 圆舞
日之呼吸·壹之型 圆舞烈日红镜
将日之呼吸壹之型圆舞与叁之型烈日红镜连续挥出形成的招式
  
日之呼吸·壹之型 圆舞烈日红镜 日之呼吸·壹之型 圆舞烈日红镜
圆舞一闪
炭治郎自创的衍生技。
仿照善逸的“雷之呼吸·一之型·霹雳一闪”,将力量灌注到一只脚上,再一口气爆发,像撕裂空气的雷鸣一样,高速接近对手后使用“圆舞”发动进攻。
曾用这招斩下了半天狗的分身“恨”的头颅。 [5] 
圆舞一闪 圆舞一闪
日之呼吸·贰之型 碧罗天
自下而上,挥出缠绕着火焰的圆形斩击。
曾用这招斩断了魇梦的颈椎骨。 [6] 
碧罗天 碧罗天
日之呼吸·叁之型 烈日红镜
挥出一道深红色的弧形横向斩击。 [7] 
烈日红镜 烈日红镜
日之呼吸·肆之型 幻日虹
利用高速的扭转和回旋来进行高速行动的特化躲闪之舞。
但视力越是优秀的人,越是会清晰地捕捉到炭治郎的残像。 [8] 
幻日虹 幻日虹
日之呼吸·伍之型 火车
空翻一周后,向敌人挥出缠绕着火焰的弧形纵向斩击。
与“水之呼吸·二之型·水车”的姿势相似。 [9] 
火车 火车
日之呼吸·陆之型 灼骨炎阳
旋转着释放出的火焰斩击。在斩断鬼的身体部位时,会令鬼受到如同被灼烧一般的剧痛,并暂时无法再生。 [10] 
灼骨炎阳 灼骨炎阳
日之呼吸·柒之型 阳华突
对上方的敌人发动突刺,突刺时周身会产生环形的烈焰。 [11] 
阳华突 阳华突
日之呼吸·捌之型 飞轮阳炎
使刀刃的尖端如阳炎一般摇曳,制造出刀身变短的幻象。 [12] 
飞轮阳炎 飞轮阳炎
日之呼吸·玖之型 斜阳转身
瞬间闪至半空中,并以倒立的姿态发出横斩,刀身会缠绕着如太阳般炽热的烈焰。
曾用这招正面斩下了猗窝座的头颅。 [13] 
斜阳转身 斜阳转身
日之呼吸 拾之型 辉辉恩光
从天而降,对敌人发出自上而下的螺旋形斩击,刀身会缠绕着如太阳般炽热的烈焰,并令敌人暂时无法再生。
曾用这招斩断了无惨的手臂并救下了栗花落香奈乎。
辉辉恩光 辉辉恩光
日之呼吸·拾壹之型 日晕之龙·头舞
如同火龙飞舞一般的高速连击技。在斩断鬼的身体部位时,会令鬼受到如同被灼烧一般的剧痛,并暂时无法再生。
曾用这招瞬间斩下了半天狗的三个分身“空喜”“积怒”“可乐”的头颅。 [14] 
日晕之龙·头舞 日晕之龙·头舞
日之呼吸·拾贰之型 炎舞
二连击版的“圆舞”,速度更快、威力更强。
曾用这招劈断了堕姬的缎带。 [8] 
炎舞 炎舞
日之呼吸·拾叁之型
连续不断地从一之型接连释放到十二之型,构成一个循环,并不断地持续下去,即为第十三之型。
(原理) (原理)

  
混合呼吸
混合呼吸技
火之神神乐和水之呼吸的混合呼吸。
将“水之呼吸·叁之型 流流舞动”的速度同火之神神乐的威力相结合,攻击力比水之呼吸强,又能行动得比火之神神乐更持久。
是炭治郎在尚未能熟练使用火之神神乐时的弥补之技。 [15] 
混合呼吸 混合呼吸

灶门炭治郎装备

鬼杀队队服
由特殊的纤维制成的,有良好的透气性,不易潮湿也不易燃烧。弱小的鬼身上的爪子和牙连队服都撕不开。
杀鬼队队服 杀鬼队队服
日轮刀
鬼杀队的专用刀,是用吸收了太阳光的“猩猩绯砂铁”所打造的刀,会依照刀的主人而改变颜色。炭治郎的刀为稀有的黑色。
炭治郎用过的刀共有四把,第一把在蜘蛛山之战中被累弄断;第二把被炭治郎投掷出,用于追击猗窝座,后被其击碎;第三把在吉原与妓夫太郎和堕姬的交战中,刀刃遭到损坏;第四把是从损毁的“缘壹零式”内部发现的战国时代的日轮刀,经钢铁冢萤重新打磨并将杏寿郎的刀锷一同装在了这把新佩刀上。
日轮刀 日轮刀
箱子
因为祢豆子能自由操控身体变大变小,所以白天都呆在箱子里,由炭治郎背着。
箱子是鳞泷左近次利用一种名为“雾云杉”的十分轻便的木头制作的,涂上“岩漆”之后外侧会变得坚硬,强度也会得到提升。

灶门炭治郎人际关系

编辑
关系类型关系者
父亲灶门炭十郎
母亲灶门葵枝
弟弟灶门竹雄、灶门茂、灶门六太
妹妹灶门祢豆子、灶门花子
祖先灶门炭吉、灶门朱弥子
师傅鳞泷左近次
师兄/师姐锖兔真菰富冈义勇
好友
神崎葵、寺内清、中原澄、高田菜穗、村田、后藤
笔友珠世愈史郎、炼狱千寿郎、宇髄天元
耳饰的传承继国缘一
仇敌鬼舞辻无惨
手下败将(直接战胜)
佛堂鬼、手鬼、沼鬼、矢琶羽响凯、蜘蛛妈妈、魇梦堕姬妓夫太郎半天狗猗窝座

灶门炭治郎角色经历

编辑

灶门炭治郎初入鬼杀队篇

灶门炭治郎是卖炭家族灶门家族中的一员,也是家中的长男。家人有母亲葵枝,三位弟弟竹雄、茂、六太,还有两位妹妹祢豆子、花子。由于父亲灶门炭十郎早逝,因此一直靠着卖炭来维持家里的生计。
在某次卖完炭的回家途中,炭治郎被住在山脚的三郎爷爷以“夜晚会有鬼”为理由要求在他家寄住了一晚,因而躲过了被鬼屠杀的命运。回到家中时,炭治郎却震惊地发现,母亲、弟妹皆惨遭鬼杀害,仅长妹灶门祢豆子还有体温。
但在带着妹妹下山寻找医生时,祢豆子忽然变成了鬼,袭击了炭治郎。在炭治郎的努力呼唤下,妹妹恢复了意识,但闻声赶来的鬼杀队成员水柱·富冈义勇却意图斩杀祢豆子。随后,炭治郎苦苦哀求义勇放过妹妹,并保证自己会去寻找将祢豆子变为人类的方法。但是,义勇对炭治郎放弃思考而只顾求情的行为作出了严厉的斥责。
之后,在义勇准备处决祢豆子时,炭治郎在情急之中想出了方法险些将其打倒,但还是被义勇躲过。随后,义勇便亲眼目睹了祢豆子即便变成了鬼但仍保持理智保护着炭治郎这一令人吃惊的举动。最终,回忆起了自己的家人也是被鬼杀害的义勇,在思考片刻过后决定放过了祢豆子。同时,在炭治郎醒后,义勇遗憾地向其表示:若自己能早到半日,也许就能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了。接着,义勇便指引兄妹二人前去寻找一个名字叫做鳞泷左近次的男人。
长夜的开始 长夜的开始
之后,炭治郎带着祢豆子前往了狭雾山,却在半路上的一间佛堂中遇到了鬼。尽管兄妹二人拼尽全力将鬼的身体踢下了悬崖以将其摧毁,但鬼的头部依然活着。在炭治郎拿着短刀试图给予对方最后一击时,一名带着天狗面具的神秘老人突然出现,并告知炭治郎这么做是杀不掉鬼的。然而,当炭治郎试图向其询问该如何解决鬼时,老人却始终要求炭治郎独自思考。于是乎,炭治郎因为不想让鬼死得太过痛苦,便一直思考着能够一击将其解决的方法,然而直到日出之后,鬼的头部被太阳光净化殆尽了都没能想出方法……
天亮后,老人向炭治郎表明自己就是鳞泷左近次。在埋葬了死者之后,鳞泷转身质问炭治郎:“如果你的妹妹变成了食人恶鬼,你会怎么做?”。听到这个问题的炭治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随即便被鳞泷扇了一耳光。鳞泷向炭治郎指出,如果祢豆子吃了人,那炭治郎就必须亲自手刃掉妹妹,然后再切腹自尽来负责。同时,鳞泷也看出炭治郎过于温柔,所以即便面对鬼都下不了狠心,因而判定炭治郎不适合猎鬼。不过最终,鳞泷还是决定收炭治郎为徒,并领着炭治郎和祢豆子前往了狭雾山。
到达狭雾山后,祢豆子开始不停地睡觉。在拜鳞泷为师之后,炭治郎习得了水之呼吸剑技,并在刻苦修炼中不断地提升着自己的实力。因为鬼杀队的入队最终选拔即将开始,鳞泷师傅因而决定给炭治郎安排一个难题...

灶门炭治郎狭雾山训练

一年半后的一天,鳞泷师傅带着炭治郎来到了山上的一块巨石之前,并向炭治郎下达了任务:只要他能在不损坏日轮刀的条件下斩断巨石,就同意他去参加最终选拔。但在这之后,炭治郎不断地尝试去斩断巨石却都没有成功。就在炭治郎苦恼不已的时候,一名戴着狐狸面具的少年出现了。狐面少年直接指出,炭治郎不过仅仅是记住了师傅教导的知识,却根本没有真正掌握了剑技,随后主动向炭治郎发起了挑战。
在对决中,对方展现了惊人的实力,仅是拿着木剑就轻易战胜了使用真刀的炭治郎。炭治郎在从昏迷中醒来后,发觉自己闻不到对方的味道了。与此同时,另一名一名带着狐狸面具的少女出现在炭治郎面前,并向炭治郎表明,自己的名字是真菰,而之前打倒炭治郎的少年叫锖兔。炭治郎从真菰口中得知,她和锖兔都是鳞泷先
加油,炭治郎 加油,炭治郎
生的弟子,是自己的师兄师姐。之后,炭治郎接受了真菰的提议,白天和锖兔进行实战训练,晚上则在真菰的指导下训练呼吸法。就这样,炭治郎在二人的指导下,又度过了半年时间。
半年后,炭治郎和锖兔互相拿着真刀,开始了最后的比试。双方同时拔刀挥向了对方,但战斗在一瞬间就结束了,炭治郎一击斩断了锖兔的面具。最终,锖兔和真菰在对炭治郎微笑之后便消失了。当炭治郎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本该斩断的锖兔的面具消失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反而是已经裂成两半的巨石。
之后,鳞泷师傅前来查看了炭治郎的状况。在看到炭治郎斩断巨石后,师傅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同意炭治郎前去参加最终选拔。在吃晚饭时,师傅向炭治郎表示,自己其实一开始是不想让炭治郎去参加最终选拔的,因为他不想再看到有孩子因为自己过去的“疏忽”而白白丧命。但师傅在看到炭治郎通过自身努力成功斩断了巨石之后,认可了炭治郎的成长,肯定他已经有了参加最终选拔的资格。吃完饭后,师傅赠给了炭治郎一个消灾狐面,以保佑其平安。
在出发之前,炭治郎从鳞泷师傅口中得知,杀死了自己的家人并将妹妹变为了鬼的仇人,就是最初的鬼——鬼舞辻无惨

灶门炭治郎入队选拔篇

不久后,炭治郎前往藤袭山参加了进入鬼杀队的“最终选拔”——在囚禁着鬼的藤袭山待上7日并生还。
在此期间,炭治郎遭遇了与47年前与鳞泷师傅交战、在战败后被封印在了藤袭山,因憎恨而不断在最终选拔试炼场中搜寻戴着狐狸面具的鳞泷弟子并加以杀害的手鬼,并与之交手。在和手鬼的交战中,炭治郎得知了包括锖兔、真菰在内的十三名鳞泷弟子都是被手鬼所杀,因而愤怒地向其发起攻击,却因为情绪失控导致呼吸紊乱而被手鬼打昏。在险些被杀时,炭治郎被弟弟茂的灵魂唤醒,随后恢复了冷静并以磨练过的剑技将手鬼斩杀。在感受到手鬼的悲伤后,炭治郎抓住了手鬼的手,并祈祷如果有来世,希望手鬼转世后不要再成为恶鬼。最终炭治郎顺利地活过7日,并和我妻善逸嘴平伊之助栗花落香奈乎不死川玄弥四人成为了仅有的五名突破了最终选拔,达到合格的同期生之一。
在选拔结束后,炭治郎从产屋敷家族的两名主考官手中得到了传令用的鎹鸦。同时,由于同期的不死川玄弥粗暴地对待产屋敷家族的考官,炭治郎便直接出手制止,钳制住了他的手,但却仅仅是稍微一用力就折断了他的手臂,也因此与之交恶。
返回狭雾山后,炭治郎和醒来的妹妹会合,同时从师傅口中得知祢豆子已经变得能通过睡觉来补充体力以克服吃人的欲望。之后,炭治郎从锻刀人钢铁冢萤处得到了自己的第一把日轮刀,但鳞泷师傅却表示从没见过变色会变得这么黑的日轮刀。
顺利加入鬼杀队后,炭治郎和祢豆子一同前往西北方的镇子上解决“少女失踪”事件,并发现了整起事件的幕后黑手——沼鬼。虽然炭治郎最终斩杀了沼鬼,但并未从其的口中得知有关无惨的消息。
在浅草执行任务期间,炭治郎通过气味追踪到了化名为月彦的无惨本人,但无惨随即便为了摆脱炭治郎而将无辜的路人变成了鬼,引发了骚乱。在无惨趁乱离开之前,炭治郎转身对无惨喊出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我会一直追着你,直到地狱的尽头!”,因而令无惨惊恐地回忆起了过去被日之呼吸剑士继国缘一逼入绝境的恐怖场景,而炭治郎正佩戴着和继国缘一一样的耳饰。
遭遇无惨 遭遇无惨
在危机关头,炭治郎得到了与无惨为敌的鬼珠世愈史郎的帮助。因为炭治郎称鬼为人的举动打动了珠世,于是珠世便要求愈史郎将灶门兄妹请到了他们的隐居处。随即炭治郎便询问珠世,是否有将鬼变回人类的方法。但是在交谈中,炭治郎等人却遭到了无惨派来的、自称鬼舞辻直系部下十二鬼月的矢琶羽朱纱丸的袭击。之后炭治郎将矢琶羽斩杀,朱纱丸则因珠世的血鬼术说出禁忌而被无惨的诅咒杀死。最终,炭治郎被珠世拜托收集鬼的血液,以研究让鬼变回人的方法。

灶门炭治郎鬼之家篇

在前往任务地点的路上,炭治郎发现同期的我妻善逸正在强行向路人女生求婚,于是便上前制止了善逸。
随后,炭治郎和善逸一同前往了任务地点——鬼之家,并在鬼宅外发现为救回被鬼抓走的兄长清而循着路上血迹跟来的年幼的正一和照子。之后,炭治郎在拜托两个孩子照看装着祢豆子的箱子后,同善逸一块进入了鬼之家,但因为箱子里的祢豆子发出了声响,导致两个孩子也跟了进来。
因为被鬼绑架的清使用自己抢来的鬼之家的家主、前下弦之陆·响凯的转移之鼓打乱了宅邸房间的位置,炭治郎因而和善逸分开。最终,炭治郎只能和照子一组,在保护着照子的同时努力寻找着鬼和幸存者,之后却在宅邸中遭遇到了响凯。
在和响凯交战时,炭治郎由于对方的血鬼术能自由地操控房间方向而一直无法近身,但随即伊之助乱入并打断了战斗。因为伊之助毫不顾忌地踩在了年幼的照子身上,炭治郎随即就愤怒地将伊之助扔飞了出去,伊之助也因此对炭治郎产生了兴趣,并转而攻击炭治郎。但紧接着。伊之助和响凯就因清使用鼓再度打乱了房间的位置,而被移动到其他地方。之后,炭治郎和照子找到了被响凯绑来的清,在和清说明情况后,在先前的战斗中负伤的炭治郎决定独自面对响凯。
最终,因计划不断受挫而感到愤怒的响凯发动了血鬼术·尚速敲鼓,意图一口气解决炭治郎时,炭治郎选择了
三人组 三人组
刻意避开而没有踩到响凯生前的文章稿纸。响凯也因此放慢了节奏,而炭治郎利用这个间隙,找到了能够避免触动伤痛的呼吸方式。最终,看穿了响凯的血鬼术原理的炭治郎以玖之型·水流飞沫·乱将其斩杀,并在其消逝前认可了其血鬼术,但亦表示绝不原谅其吃人的行为。
炭治郎在离开宅邸后,发现伊之助因为感知到了躲在箱子里的祢豆子,而对护着箱子的善逸大打出手,随即炭治郎便使用头槌将伊之助撞成了脑震荡并令其昏迷。炭治郎在埋葬了被鬼所害的人后,准备带着善逸和伊之助一同下山前往藤之家养伤,但因为善逸抓着正一不放而不得不将其打昏背走。
在前往藤之家的路上,炭治郎因为伊之助叫错自己的名字而与其大声争执并吵醒了善逸。但在得知了伊之助是山里长大的孤儿后,炭治郎决定和他成为朋友。

灶门炭治郎那田蜘蛛山篇

在藤之家休息了几天后,炭治郎一行人接到了前往那田蜘蛛山的命令。
进入蜘蛛山后,炭治郎和伊之助遭遇了被蜘蛛鬼一家中的“妈妈”操控的鬼杀队队员,随后伊之助使用自创的兽之呼吸·七之型·空间感知找到了目标并协助炭治郎斩鬼。在炭治郎找到蜘蛛“妈妈”后,对方因为对的恐惧而自愿被炭治郎斩首,但因为炭治郎使用了温柔而没有痛楚的五之型·乾天的慈雨将其斩首,因而被炭治郎温柔善良的心所打动,最终其在消失前提醒炭治郎,那田蜘蛛山有十二鬼月的存在。
之后伊之助和炭治郎分开,独自一人对抗鬼一家中的“爸爸”,而炭治郎则继续深入并发现了鬼一家的中“姐姐”和“弟弟”,但身为弟弟的累才其实是真正的一家之主。因为累虐待家人的恶劣行径,炭治郎否定了累所谓的家族羁绊,并声称只存在恐怖和憎恶的他们之间的羁绊不过只是虚伪的冒牌货!
之后在和累的交战中,炭治郎得知了累就是十二鬼月的下弦之伍。之后,炭治郎在被累以血鬼术·刻线牢折断了日轮刀,并险些被其杀死之时,从走马灯中回想起了父亲曾教导过的火之神神乐呼吸。接着,炭治郎在绝境之中发出了火之神神乐·圆舞,切断了累的丝线,并附加上了祢豆子觉醒的血鬼术·爆血,最终以断刀将累斩首,但累因在被斩首前用丝线自行切断了脖子而保住了一命。
火之神神乐 火之神神乐
在筋疲力竭的炭治郎兄妹险些被累所杀时,义勇及时赶到并将累成功斩杀。因为从累的身上闻到了沉重的悲伤气息,炭治郎便将自己的手伸向了失去首级的累。感受到如太阳般的温暖的累也因此回想起一切,最终在临死之前和父母的灵魂道了歉,并在父母的陪伴下前往了地狱赎罪。
在累消失后,义勇毫不在意地踩在累的衣服上,并且指出累不过是个活了几十年的,残害无辜的丑陋怪物,不需要去同情。但炭治郎随即反驳道:“我当然会毫不留情地将刀砍向鬼的脖子,但是为自己身为鬼而痛苦的人,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的人,我是不会践踏他们的,因为鬼也曾是人类,也曾是跟我一样的人类,他们不是丑陋的怪物,鬼是空虚的生物,是可悲的生物!”
听到这句话的义勇在看到祢豆子后,终于想起了记忆深处那个在雪地中苦苦恳求自己的少年。随即,虫柱·蝴蝶忍便赶来意图斩杀祢豆子,而义勇则出手阻止了忍。在义勇留下阻拦忍的同时,炭治郎立刻带着妹妹逃走,却很快就被前来追击的香奈乎踢断了下巴并昏了过去……然而,由于鬼杀队主公的命令,最终炭治郎和祢豆子被带回了鬼杀队总部接受审判。

灶门炭治郎柱众审判篇

在柱众审判中,炭治郎不断声明祢豆子不会吃人。但是因为鬼吃人这一行径屡见不鲜,柱的成员大多完全不同意让祢豆子活下来,并要求处死偏袒鬼的炭治郎。接着,炭治郎因为风柱·不死川实弥刺伤了祢豆子而与其动手,并给了他一记头槌。最终,因为主公产屋敷耀哉认可了炭治郎与祢豆子,同时祢豆子承受住了实弥稀血的诱惑试炼,证明了自己不会吃人,兄妹二人因而顺利地正式加入了鬼杀队,随后二人一同被送往蝶屋进行治疗。
在基本康复后,炭治郎和伊之柱、善逸一同前去进行体能恢复训练,因为炭治郎还未能完全掌握“全集中·常中”因此一直无法在训练中打败神崎葵和栗花落香奈乎。尽管经过一段时间的复健后,三人(尤其是善逸)可以战胜神崎葵,但香奈乎因为完全掌握了“全集中·常中”因而实力远在三人之上,因此三人不断地被香奈乎打败。因为不断地受挫,最终善逸和伊之助都不愿再来训练。尽管葵也指出炭治郎如果想放弃随时可以走人,但炭治郎为了伙伴们决定自己突破训练,然后再帮助善逸和伊之助完成训练。
因为炭治郎的温柔和善解人意,隶属蝶屋的幼女三人组寺内清、中原澄和高田菜穗告诉炭治郎,想战胜香奈乎必须学会“全集中·常中”。随后炭治郎在三人的帮助下开始修行,但因为难以掌握而一直备受打击。
某夜,炭治郎在屋顶修行时意外地遭遇了前来探望的忍。在与其交谈时,因为炭治郎闻出了忍一直都在压抑着愤怒的情绪,忍便对炭治郎表明,自己在姐姐蝴蝶香奈惠被上弦之贰·童磨杀死之后,就无时无刻不在憎恨着鬼,尽管继承了姐姐那“希望人与鬼友好”的遗愿,但是在面对那些为了自保而撒谎、并在最后暴露本性的恶鬼时,自己的内心深处那无法消除的厌恶感也依然是在不断地积蓄着。随后,忍在希望炭治郎好好保护祢豆子、籍此完成自己姐姐的遗愿后离开。
下定决心努力锻炼自己的的炭治郎,随即便拜托寺内清、中原澄和高田菜穗帮助自己完成了修行,成功掌握了“全集中·常中”。随后,炭治郎在体能恢复训练中顺利地战胜了香奈乎:在捉迷藏时成功地牵住了她的手;在互泼茶水时按住了她的手,但因为不忍心泼她而把茶杯轻轻放在了她的头上。
训练完成 训练完成
之后,在钢铁冢萤和铁穴森钢藏来到总部时,因为之前在和累的战斗中炭治郎把日轮刀弄坏,得到消息的钢铁冢在看到炭治郎后随即愤怒地拿着刀追杀了炭治郎一个小时,事后才不情愿地把新的日轮刀交给了炭治郎。
完全康复后,在接受忍的诊断时,炭治郎向忍询问有关火之神神乐的消息,但忍表示完全没听过,并建议炭治郎前去询问炎柱·炼狱杏寿郎
在返回居所时,炭治郎意外地遭遇了不死川玄弥,并从对方身上闻到奇怪的味道。随即,在前去执行任务前,炭治郎前去向神崎葵表达了谢意,但葵因为认为自己是打退堂鼓的胆小鬼而认为没必要。但炭治郎仍然向其表示,会带着她的念想前往战场,并表示如果再度受伤还要再拜托对方。
随后,炭治郎又前去感谢香奈乎,但因为香奈乎因为心理障碍不会自己做主,而只选择以抛硬币来决定是否回应炭治郎。看到香奈乎这个样子的炭治郎,因希望香奈乎能够自己做出选择,而选择以抛硬币的方式打破了香奈乎的自我约束,同时请求香奈乎遵从自己的内心而活。

灶门炭治郎无限列车篇

夜里,炭治郎同善逸跟伊之柱一道,与炼狱杏寿郎一同搭乘上了无限号列车,但因为从来没见过火车而将其认为是土地神之类的存在。登车后,炭治郎向杏寿郎询问了有关“火之神神乐”的线索,但未得到有意义的答案。
之后,众人都因下弦之壹·魇梦的血鬼术而陷入了梦中。在梦境中,炭治郎回到了家人都还活着的时候,在幻觉中与家人其乐融融地相处着。与此同时,魇梦则让几个人类部下利用特殊的绳子进入杏寿郎、炭治郞、善逸和伊之助等人梦中的精神层面,企图破坏其“精神之核”,让他们变成废人再加以杀害。但是,让魇梦没想到的是,炭治郎内心的温柔最终感化了被其所利用的青年。
最终,炭治郎在祢豆子的帮助下醒来,并解除了魇梦的血鬼术。随后,魇梦为了阻止向自己赶来的炭治郎,因而对其制造出了被死去的亲人指责的噩梦,但均被炭治郎化解。而炭治郎反而因为家人被侮辱而愤怒到了极点,便立马冲到车顶找到了魇梦,并将其一刀斩首。然而,由于魇梦的本体已经和火车合体,因而其并未死亡。
之后,伊之柱和杏寿郎依次醒来,并前来助阵。最终,炭治郎在火车车头找到了魇梦的本体,并以火之神神乐·碧罗天斩断了魇梦本体的脊椎,成功将其消灭。
但是在消灭魇梦后,上弦之叁·猗窝座突然降临,轻松地将炭治郎等人击倒。而杏寿郎则为了保护炭治郎等人,因而奋不顾身地与猗窝座交战。
尽管二人交手后势均力敌,但猗窝座凭借强大的恢复力修复了杏寿郎所造成的所有伤害,杏寿郎却深受重伤。最终,杏寿郎在燃尽生命使出了炎之呼吸奥义·九之型·炼狱,但被猗窝座以破坏杀·灭式化解后,在同猗窝座的肉搏中被其贯穿了胸膛,但也仍然坚持钳制住了其双臂,打算拖到天明与其同归于尽。因为黎明将至,猗窝座不得已自断双臂狼狈逃走。但在其逃走时,炭治郎将自己的日轮刀投出,刺穿了猗窝座的身体,并怒斥猗窝座不过是只是个只敢在黑夜中战斗的胆小鬼。
炭治郎和杏寿郎 炭治郎和杏寿郎
在临终之前,杏寿郎告诉炭治郎自己的故乡可能有着关于火之神神乐的消息,并将自己想对父亲和弟弟说的话告诉了炭治郎。最后,在将意志托付给了炭治郎等人后,杏寿郎就笑着死去了。
最终,除了杏寿郎本人外,包括炭治郎等人在内的全列车两百多名乘客无一身亡。因为杏寿郎的战死,炭治郎对于自己的弱小非常自责。
不久后,在前往炼狱家送杏寿郎的讣闻时,杏寿郎的父亲——炼狱家家主炼狱槙寿郎在看到了炭治郎的日轮耳饰后勃然大怒,并出拳痛殴炭治郎,同时指出炭治郎就是起始呼吸·日之呼吸的使用者,直到被炭治郎用头槌反击后才清醒了过来。在造访杏寿郎的弟弟千寿郎后,炭治郎下定决心要变强,但随即又因为弄丢日轮刀而再次被钢铁冢萤追杀了一天一夜。
后来,炭治郎收到了槙寿郎寄来的道歉信,并从中得知了有关日之呼吸和自己额头上的斑纹的信息。但炭治郎因为自己的斑纹不是天生的,因此并不认为自己是所谓的“被选中的起始呼吸使用者”,但也同时表示即便如此自己也不会退缩。

灶门炭治郎吉原篇

自炼狱家归来过了几个月后,在音柱·宇髄天元前来蝶屋抓人时,炭治郎和伊之助、善逸一同主动向其表示自愿代替神崎葵前去,于是就和其他二人跟着天元前去吉原执行任务。
之后,炭治郎被天元变装成了游女“炭子”,并卧底在吉原著名的青楼“时任屋”。之后,因为发现上弦之陆·堕姬意图抓走时任屋的明星花魁鲤夏,而与她交战。在交战过程中,被对方嘲讽刀才攻击没几次就出现裂痕,因而深觉自己不适合使用水之呼吸。因为堕姬不讲道理,即使夺走他人生命也不会反省后悔的蛮横言行,愤怒的炭治郎随即便开始使用火之神神乐持续对堕姬发动猛攻。
然而在只差一步就能够打倒堕姬时,炭治郎的身体能力却达到了极限,并险些因此丧命。此时,妹妹花子的灵魂及时出现,并请求哥哥赶紧停下来,炭治郎这才保住了性命,但也因体力不支而晕倒。随后,愤怒的祢豆子代替哥哥上阵,却因为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而急剧鬼化,完全压制了堕姬。接着,炭治郎再次被弟弟竹雄的灵魂唤醒,出面阻止了差点要变成食人恶鬼的祢豆子,并为她唱了她小时候最喜欢的摇篮曲而将她哄睡着。而堕姬也被随后赶到的宇髓天元斩首。
但堕姬在被斩首之后并未死亡,而是出于委屈和羞耻而大声哭泣,并召唤出了其兄长——上弦之陆·妓夫太郎。在与堕姬和妓夫太郎的交战中,炭治郎一开始使用混合呼吸救下了天元的妻子雏鹤。然而,在妓夫太郎的强大攻势下,众人逐渐倒下。之后,在炭治郎醒来时,妓夫太郎大声嘲笑了没能好好保护自己的妹妹的炭治郎,并询问炭治郎是否愿意变成鬼。但发火的炭治郎却趁机对其使出了头槌攻击,将雏鹤发射出的苦无刺在了他的腿上。随后,妓夫太郎因苦无上涂有的藤花毒而暂时失去了行动力,炭治郎便趁机试图直接斩首妓夫太郎,同时善逸和伊之助也站起身来联手攻击堕姬,打算将二鬼一同斩杀,但因为藤花毒失效,妓夫太郎逐渐恢复了行动力而失败。
接着,宇髓天元在重新赶来之后,以完成的谱面压制了妓夫太郎,而炭治郎在意图斩杀妓夫太郎时,被其用圆斩旋回刺中了下巴而中毒。但与此同时,炭治郎在陷入绝境之际觉醒了斑纹,因而大幅提升了力量。最终,在炭治郎、善逸和伊之助的合力攻击下,堕姬与妓夫太郎的头颅同时被砍落。然而,吉原一带随即就被从妓夫太郎体内出现的巨型螺旋血刃化为了废墟。最后,经由祢豆子的血鬼术,炭治郎、天元和伊之助体内的血镰毒素都被成功清除。
炭治郎在前去检查被斩首的二鬼时,却发现妓夫太郎和堕姬兄妹二人因为败北而大吵了一架。因为心有不甘,堕姬在冲动下大骂了妓夫太郎:“像你这种丑八怪怎么可能是我哥哥?”同样烦躁的妓夫太郎,随即也回怼道:“我为什么非得不停地帮你收拾烂摊子?你打一开始就不该出生!”
但是,炭治郎闻出妓夫太郎说的其实全都是违心的话,他根本丝毫没有对妹妹动怒。因此,在上弦之陆兄妹即将消失之际,炭治郎希望他们能够和好,不要再互相责骂。
之后,在感觉到妓夫太郎兄妹二人似乎已经在地狱和好之后,炭治郎因体力透支而陷入昏迷,沉睡了整整两个月,在经过香奈乎等人的照料后才醒来。在梦中,炭治郎看到了一位戴着和自己一样的耳饰、额角有着火焰斑纹的剑士——继国缘一
过去的梦 过去的梦
醒来后,由于日轮刀在与上弦之陆兄妹的战斗中再次坏掉,屡次弄坏刀的炭治郎因而收到了一堆钢铁冢萤寄来的不愿意再给他锻刀的回信。

灶门炭治郎锻刀人之村篇

由于日轮刀多次损毁,导致钢铁冢萤不愿意再给炭治郎锻造新刀,最后炭治郎只能和祢豆子一道亲自前往锻刀人之村。
到达锻刀人之村后,炭治郎在前往温泉休息时,先后遇见了恋柱·甘露寺蜜璃和不死川玄弥。但玄弥因为对于炭治郎击败上弦之陆一事感到相当不服气,加上两年前还被炭治郎弄断过手臂,因而对炭治郎的态度十分恶劣。到饭点时,在与蜜璃一起吃完饭后,炭治郎从蜜璃口中得知了村里有可以增强实力的秘密武器。
随后,在寻找钢铁冢时,炭治郎意外遭遇了小铁和正准备抢夺他所持有的机关人偶“缘壹零式”钥匙的霞柱·时透无一郎,但随即就被无一郎打昏。醒来后,炭治郎看到了正在和无一郎对决的机关人偶“缘壹零式”,并发现其与自己梦中所见到的那位剑士有着同样的外表。在机关人偶被无一郎打倒后,炭治郎安慰小铁不要放弃,同时察觉到无一郎的行为并非出于恶意。接着,在小铁的协助下,炭治郎和被削弱过的“缘壹零式”进行对打训炼,在花费数天时间之后终于完成了训练,并从损毁的“缘壹零式”中发现了一把战国时代的日轮刀。但因为刀刃已经生锈,醉心于磨刀的钢铁冢随即便突然出现并把刀抢去打磨。
之后,无一郎找炭治郎询问铁穴森的下落,并询问炭治郎为什么在帮助自己时会那么开心。当听到炭治郎所言的“助人为乐,自己也会得到回报”时,无一郎对这句话产生反应而流露出了异样的表情,并思考自己过去是不是见过炭治郎。
就在此时,房门突然打开,上弦之肆·半天狗忽然出现。在无一郎斩首半天狗后,对方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还分裂成了积怒、可乐二鬼。在可乐扇出大风将无一郎吹飞后,玄弥赶到将二鬼斩首,但也只是让对方再度分裂出了空喜、哀绝二鬼,之后四鬼联手压制了众人。但最后,炭治郎以附上祢豆子血鬼术而出现的燃烧之刃——“赫刀”发出了火之神神乐·日晕之龙·头舞将喜,怒,乐三鬼重创,同时察觉到半天狗的本体——“怯”的所在。于是,炭治郎便拜托玄弥去斩鬼,但是因为玄弥斩首“怯”失败而不得不自己出手。
结果,炭治郎在准备斩首“怯”时也因为赫刀消失而失败,而“怯”也因为自己险些被斩首而大声喊叫,使得半天狗的分身积怒上前将另外三个分身吸收,并进化为了力量爆发式增强的“憎珀天”,再度压制众人。尽管憎珀天声称想要杀死“怯”的炭治郎等人是“伤害弱小”的恶,但炭治郎当即指出,吃了无数人的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必须付出代价的恶鬼罢了!
在这之后,甘露寺蜜璃赶来拖延住了憎珀天,而炭治郎则与祢豆子和玄弥一同前去追击半天狗的本体“怯”。
途中,“怯”由于数次求饶皆被炭治郎无视,因而愤然巨大化和炭治郎缠斗,却不慎从高坡摔下。之后,半天狗由于过度使用了血鬼术而体力耗尽,打算吃掉附近的村民来补充体力,于是便逃进了村子里开始追捕村民。炭治郎赶上了他,并使用圆舞一闪将其斩首,但其却仍没有死,反而继续以无头的驱体追击村民。此时炭治郎才意识到,自己斩首的不过是他变化出的分身“恨”。但与此同时,太阳逐渐升起,即将照到自己身边的祢豆子。到底是救妹妹还是救村民,炭治郎因此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最终,在祢豆子的自愿牺牲下,被祢豆子踢飞的炭治郎追上了半天狗,同时在无意中发动了“通透世界”,辨识出其本体就躲藏在“恨”的心脏之中。接着,炭治郎使用无一郎从钢铁冢萤那里抢来的战国时代的日轮刀,抱着绝不白费妹妹以牺牲换来的机会的决心。以火之神神乐·圆舞将“怯”连同“恨”的驱体一同斩断。
在斩杀了半天狗后,炭治郎却高兴不起来。然而,正当他因为感觉祢豆子被太阳消灭了而无比难过时,却意外地发现妹妹居然克服了阳光,并且还恢复了语言能力。随即,喜极而泣的炭治郎紧紧地抱住了妹妹,激动地哭了出来。
抓住未来 抓住未来
在锻刀人之村的村民们收拾好残局之后,炭治郎和祢豆子、无一郎、玄弥以及蜜璃等人一同返回了鬼杀队总部。
之后,身为柱的无一郎和蜜璃仅用了几天便完全复原了,而炭治郎却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完全恢复。

灶门炭治郎柱指导期间

在柱指导期间,炭治郎先后在天元、无一郎、蜜璃的住处完成了修行。在蛇柱·伊黑小芭内处修行时,炭治郎因为与蜜璃关系很好而被一直暗恋着蜜璃的小芭内误认作了情敌,因而被其百般嫌弃。
之后,炭治郎被卧病不起的主公拜托去开导情绪低落的义勇。在纠缠了义勇很久以后,义勇才告知炭治郎,自己过去在参加藤袭山最终选拔时,一开始就被袭来的鬼打得意识朦胧,在被挚友锖兔救下后便被拜托给其他人照顾。等到自己醒来选拔已经结束,一只鬼都没能打倒的自己通过了选拔,但几乎将所有鬼打倒的锖兔最终却被手鬼所杀。因此义勇认为自己根本不算真正通过最终选拔,也进而认为自己不配和柱的伙伴们站在一起,才会在柱合会议中说出“我和你们不同”这种让人误解的话。但随后,炭治郎提醒义勇,他一定要延续锖兔所托付的事物。回想起锖兔对自己的训斥的义勇,领悟到自己的未来是锖兔和姐姐拼上一切维系下来的,并发觉自己绝不可以辜负他们。最终,义勇向已故的二人道歉,同时解开了心结,并准备加入柱指导。但炭治郎却误认为自己让义勇更加难
完成训练 完成训练
过,因而向其提议一起去吃荞麦面。
随后,在实弥的住处修行时,实弥因为得知玄弥有在吃鬼,随即因不愿意玄弥冒这种危险,便意图把玄弥直接打残令其不能再战斗,好变相地来保护他。但不知情的炭治郎挺身而出救下了玄弥,并且为给玄弥争取逃跑时间而和实弥一直打斗到了黄昏。最终,两人被上级禁止相互接触。
接着,炭治郎前往岩柱·悲鸣屿行冥的住处修行,但因为没搞懂修行的方式而导致一直没有进展。之后,炭治郎在从玄弥口中得知了“反复动作”这一提升集中力的训练方式后,顺利地完成了修行。
完成修行时,行冥主动现身并与炭治郎交谈,表示自己听说炭治郎在锻刀人之村时,选择了优先救助即将被半天狗所害的村民而不是选择先救鬼化的妹妹,因而决定认可炭治郎。但炭治郎向行冥坦诚:自己当时没能立刻做出决定,实际上是祢豆子替自己做的决定,因此不能接受行冥的认同。
就这样,炭治郎纯粹的言语消除了行冥对炭治郎所有的怀疑和顾虑。之后,行冥告诉了炭治郎自己的过往,表明自己在被背叛之后变得很多疑,但炭治郎却没有逃避、没有说谎且一直很诚实。最终,行冥决定相信炭治郎并帮助其到最后。
在即将离开行冥的住处时,炭治郎向玄弥说明,自己没有从实弥的话中闻到其对弟弟带有一丝的恶意,并让玄弥安心地向实弥传达自己的想法。同时,炭治郎察觉到了善逸的异状,但没有继续深入询问。
随后,炭治郎前去义勇的住所准备修行,却撞见义勇和实弥在战斗。因为实弥家里总是有糯米、饼馅料和抹茶的味道,炭治郎因而误认为二人是在抢萩饼并上前阻拦。因为道出了实弥喜欢萩饼的实情,炭治郎随即就被又羞又怒的实弥一拳打飞并昏倒。
被实弥揍飞 被实弥揍飞
之后,在产屋敷宅邸遭到无惨袭击时,炭治郎和义勇一同赶回。但因为新任上弦之肆·鸣女的血鬼术,炭治郎和其他赶来的剑士皆被其打入了无限城。

灶门炭治郎无限城篇

进入无限城之后,炭治郎很快便和义勇一同遭遇了猗窝座并与之展开交战。
战斗中,义勇在猗窝座在询问自己的名字未果后,便被其使用破坏杀·脚式一脚踢飞,随即,炭治郎与猗窝座开始了单挑。一番交战后,猗窝座认同了炭治郎的长进。然而,因为猗窝座说出了“炭治郎能变强是多亏杏寿郎死掉”这种话,炭治郎因此愤怒到了极点,同时向猗窝座指出:“每个人都有弱小的时候·,所有人或多或少都一定受过别人的帮助·。强者需要保护弱者,然后弱者也要变强再去保护其他弱小的人,这才是自然之理!”
听到这句话的猗窝座终于察觉到,自己之所以不喜欢炭治郎不是因为他之前很弱,而是他说的每句话都在刺激着自己回忆起早已遗忘了的那段什么都没能兑现、充斥着妄言的人类时期的回忆。由此回想起了师傅说过同样的话的猗窝座因此震怒到了极点,随即便对炭治郎发动了连续的猛攻,并逐渐将炭治郎逼至绝境。
此时,义勇赶回并救下炭治郎,同时觉醒了斑纹和猗窝座缠斗。在此期间,炭治郎回想起了过去伊之助曾表明、藤之家的一天老太太总是突然出现很可怕,发觉出猗窝座的血鬼术的原理就是根据斗气来感知敌人的位置。同时,炭治郎又回想起了父亲在去世之前不久教导过自己的、能控制斗气的至高境界“通透世界”的使用方法。
在义勇险些被猗窝座所杀之际,炭治郎成功斩断了猗窝座一臂并救下了义勇。察觉到炭治郎的变化的猗窝座,于是决定以破坏杀·终式·青银乱残光直接打倒炭治郎,但是发动了通透世界的炭治郎将连义勇都没完全化解的青银乱残光近乎全数避开。没有察觉到炭治郎还活着的猗窝座正准备杀死义勇,炭治郎却主动向其表示自己还活着。猗窝座正准备反击时,却发现炭治郎没有发出丝毫斗气,进而导致自己的破坏杀·罗针失效,因而愣在了原地。随即,炭治郎便以火之神神乐·斜阳转身从正面将猗窝座斩首。
斩断黑夜 斩断黑夜
紧接着,义勇也将自己的断刀投出,刺穿了猗窝座的头部使其失去了头颅。但是,猗窝座内心充斥着的变强的执念,使他突破了鬼的限界,即便失去了头部也仍以无首之身继续和二人交战,但同时也开始恢复了人类时期的记忆。随即,炭治郎被猗窝座一脚踢飞,并昏了过去。醒来时,炭治郎眼见义勇就要被杀,便提刀上前意图阻止,但却因为脱力而导致刀脱手,不得已炭治郎选择用拳头直接殴打了猗窝座正在再生的头部。
因为自己的师傅也曾这么打过自己,受到了巨大刺激的猗窝座终于想起终于想起自己真正想要破坏的其实是——没能遵守对父亲和爱人的承诺,并玷污了师傅最重要的素流拳法的自己。最终,猗窝座在对炭治郎微笑之后自行了断,同时承认自己在被炭治郎堂堂正正地斩首时就输了。
随后,炭治郎因疲劳再度昏倒,在经过了义勇的照料之后醒来。之后,炭治郎从炼狱千寿郎发来的信件中,得知了日之呼吸剑士继国缘一和鬼舞辻无惨战斗的经过,还有日之呼吸与火之神神乐之间的渊源,以及自己所不知道的火之神神乐的第十三个舞型的存在。
然而,紧接着,炭治郎和义勇就从前来传令的鎹鸦口中得知了上弦之贰·童磨和上弦之壹·黑死牟都已经被消灭的消息,以及忍、无一郎和玄弥三人的死讯……是啊,自无限城开战以来,不知不觉间已经有三名同伴牺牲了。
尽管满怀悲伤,即便自己只是个是没法完全还原日之呼吸的“半成品”,但炭治郎还是下定了决心:绝不能辜负前辈们的牺牲,一定要打败无惨!

灶门炭治郎决战

然而,就在此时,无限城中传来了鸣女的琵琶响声。转眼间,炭治郎和义勇就被鸣女强行进行了传送,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正是已经完成了进化的死敌——鬼舞辻无惨!
无法冷静
无法冷静(3张)
在再一次看到无惨的一刻,惊恐又愤怒的炭治郎,眼前浮现出了当年家人被无惨屠戮殆尽的惨状、变为鬼的祢豆子的哭泣,以及四位因无惨而牺牲的同伴——杏寿郎、忍、玄弥以及无一郎的身影……越回想越愤怒的炭治郎,逐渐开始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和仇恨,握住刀的双手开始颤抖,双眼也开始急剧充血。但就在此时,义勇却让炭治郎冷静下来,尽管他自己也已经愤怒到青筋暴起了……
然而,此时的无惨却极为平静,仅仅只是表示,鬼杀队真是太难缠了,每个人都要找他寻仇,明明只要自己幸存下来就行,却还是一昧地想要复仇,让他很是厌烦。无惨的这番话,让炭治郎和义勇十分不解。
随即,无惨开始轻蔑地讲起了一番他所认为的大道理:“被我所杀的人,就跟遭遇了天灾而遇难的其实没什么两样,根本不必去深究,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自己安安稳稳过日子不就够了?何苦要向我来复仇呢?”接着,无惨便指出,一般人是不会来向自己寻仇的,只有像鬼杀队这样的疯子一样的组织才会这么做,因此他才要跟鬼杀队做个了断。
你不配活着! 你不配活着!
此刻,再也听不下这番诡辩的炭治郎,终于意识到无惨根本一点都不懂得人类的感情。随即,已经被愤怒到了极点的他,对无惨说道:“你是……不配活在这世上的生物!”……
话音刚落,无惨就将手臂异化成了刺鞭的样子,朝着炭治郎和义勇发起了潮水般的攻击。炭治郎和义勇在不断进行回避的同时,一直在试图寻找机会进行反击。随后,炭治郎抓住了无惨攻击的间隙,趁机突进至了无惨身边,想要发起攻击。但无惨在一瞬间便将刺鞭改变成了防守的形状,不仅轻松化解掉了炭治郎的攻击,还划伤了炭治郎的右眼。
失去了一只眼睛的炭治郎并没有丧失斗志,而是忍受着剧痛,艰难地爬起并坚持战斗。同时,无惨狂妄地宣称自己已经看到蛇恋二柱已经被鸣女解决,试图摧毁二人的心理防线,但炭治郎仍未灰心。因为右眼失明而无法判断刺鞭的位置,炭治郎便打算靠嗅觉来代替视觉,但却因为过度分神在了靠嗅觉来闪避无惨的攻击上,导致没能注意到自己背后的墙壁,因而一头撞了上去。此时,义勇想要出手相救但为时已晚,而呼吸已经紊乱的炭治郎已经再也无法躲避无惨的攻击了……
危难关头,原本应该已经“死亡”的蛇恋二柱却突然打破墙壁冲了出来,逼退了无惨并救下了炭治郎。这时,炭治郎才明白,原来是悲愤的愈史郎操纵了鸣女,蒙蔽了无惨的双眼,让他看到了二人已死的假象。
随后,在愈史郎的配合下,四人开始一同对抗无惨。战斗期间,无惨一直试图夺回对鸣女的控制权,但始终被愈史郎拼尽全力制止。最终,忍无可忍的无惨直接抹杀掉了鸣女,使得无限城因脱离了鸣女的控制而开始逐渐崩塌。由于无限城开始摇晃,行动不便的炭治郎又一次被无惨击伤了肩膀。在倒地之时,炭治郎看到了遍
刺穿无惨的头部 刺穿无惨的头部
地的被无惨所杀害的队友们的尸体,因而彻底冷静了下来,并更加坚定了要打倒无惨的决心。
随即,在无惨即将杀死蜜璃时,炭治郎捡起了地上队员的断刀,并将其投出,击中了无惨的脑袋,成功地救下了蜜璃。
最终,愈史郎努力依靠着鸣女仅存的活性细胞,使得无限城冲出了地表,并在地表上彻底崩坏,众人和无惨因此全部脱出了无限城。
决战的舞台,终于来到了地面上……
等炭治郎回过神来时,无限城已经完全崩塌了,而鬼杀队的所有成员现在却正处于一条城市里的街道上。此时,距离日出大约还有一个半小时,为了不让无惨逃脱,鬼杀队的成员们开始一拥而上地朝无惨发起了进攻,但无惨仍然施展出了极强的实力,操纵两条灵活的刺鞭与水、蛇、恋三柱纠缠着。同时,无数的鬼杀队普通队员为了支援三柱而奋不顾身地冲向了无惨。但他们的实力相较于已经逼近完全体的无惨而言实在是太弱了,每一个冲上来的人很快就都被无惨的刺鞭削成了肉泥。眼见着许多人白白牺牲的炭治郎,挣扎着也想要上前帮忙。但很快,一只眼睛失明且多处受伤的炭治郎便失去了平衡而倒地不起,而他的右眼处则产生了异样的变化。
原来,之前在无限城内,右眼被无惨的刺鞭击中的那一刻,炭治郎早已被无惨利用刺鞭注入了大量的鬼之血液,而此时血液内的毒素已经开始发作。含有剧毒的鬼之血液并没有将炭治郎变为鬼,反而是开始疯狂地侵蚀着炭治郎的身体。很快,炭治郎的右眼处附近开始严重肿胀,这令炭治郎直接失去了意识,甚至连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
中毒的炭治郎 中毒的炭治郎
随后,岩柱·悲鸣屿行冥和风柱·不死川实弥及时赶到并拖住了无惨,村田则趁机将严重中毒、濒临死亡的炭治郎背离了战场,准备带着他前去寻找愈史郎帮忙解毒。此时,炭治郎虽然已经陷入了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假死”状态,但他的意识却仍然存在,只是陷入了类似于沉睡的状态。
之后,炭治郎进入了梦境当中,却意外地发现自己变成了自己的祖先——炭吉的模样,眼前的场景也来到了几百年前的灶门家。随后,炭治郎转身便看到了过去自己曾在梦里见到过的,日之呼吸的创造者——继国缘一。随即,缘一便从自己靠着的树上离开,并与炭治郎并排坐到了房子的门前,并开始与炭治郎交谈。在与缘一交谈的过程中,炭治郎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但自己却仍然在无意识地开口与缘一交流。炭治郎随即便意识到,自己看到的其实是自己的祖先炭吉的记忆,而自己无法对这一记忆进行干涉。
接着,炭治郎从缘一的话语中,得知了缘一的过去,以及他为何要成为猎鬼人的理由……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吾峠呼世晴.《鬼灭の刃公式ファンブック 鬼杀队见闻録》.日本:集英社,2019年
  • 2.    吾峠呼世晴.《鬼灭の刃》.日本:集英社,2016年:第17话
  • 3.    吾峠呼世晴.《鬼灭の刃》.日本:集英社,2016年:第16话
  • 4.    吾峠呼世晴.《鬼灭の刃》.日本:集英社,2017年:第40话
  • 5.    吾峠呼世晴.《鬼灭の刃》.日本 :集英社,2018年:第125话
  • 6.    吾峠呼世晴.《鬼灭の刃》.日本:集英社,2017年:第61话
  • 7.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日本:集英社 ,2019年:第148话
  • 8.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日本 :集英社,2017年 :第77话
  • 9.    吾峠呼世晴.《鬼灭の刃》.日本:集英社,2019年:第147话
  • 10.    吾峠呼世晴.《鬼灭の刃》.日本:集英社,2017年 :第81话
  • 11.    吾峠呼世晴.《鬼灭の刃》 .日本 :集英社,2018年 :第106话
  • 12.    吾峠呼世晴 .《鬼灭の刃》.日本:集英社,2019年:第149话
  • 13.    吾峠呼世晴.《鬼灭の刃》.日本:集英社,2019年:第152话
  • 14.    吾峠呼世晴.《鬼灭の刃》.日本:集英社,2018年 :第113话
  • 15.    吾峠呼世晴.《鬼灭の刃》.日本:集英社,2017年:第90话
展开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