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镛

编辑 锁定 讨论
孔镛(1417年—1489年),字韶文,南直隶苏州府长洲(今江苏苏州)人。官都昌知县、高州知府、右副都御史巡抚贵州,弘治二年召为工部右侍郎,九月卒于赴召途中。 [1] 
本    名
孔镛
别    称
孔韶文
所处时代
明朝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南直隶苏州府长洲
出生时间
1417年
去世时间
1489年

孔镛明史文载

编辑
成化元年,用叶盛等荐,擢高州试知府。前知府刘海以瑶警,闭城门自护。乡民避瑶至者辄不纳,还为瑶所戕。又疑民阴附贼,辄戮之。贼缘是激众怒,为内应,城遂陷。镛至,开门纳来者,流亡日归。城不能容,别筑城东北居之。附郭多暴骸,民以疫死,复为义冢瘗焉。
时贼屯境内者凡十余部,而其魁冯晓屯化州,邓公长屯茅峒,屡招不就。镛一日单骑从二人直抵茅峒。峒去城十里许,道遇贼徒,令还告曰:“我新太守也。”公长骤闻新守至,亟呼其党擐甲迎。及见镛坦易无驺从,气大沮。镛徐下马,入坐庭中,公长率其徒驰甲罗拜。镛谕曰:“汝曹故良民,迫冻馁耳。前守欲兵汝,吾今奉命为汝父母。汝,我子也。信我,则送我归,赉汝粟帛。不信,则杀我,即大军至,无遗种矣。”公长犹豫,其党皆感悟泣下。镛曰:“馁矣,当食我。”公长为跪上酒馔。既食,曰:“日且暮,当止宿。”夜解衣酣寝。贼相顾骇服。再宿而返。见道旁裸而悬树上者累累,询之,皆诸生也,命尽释之。公长遣数十骑拥还,城中人望见,皆大惊,谓知府被执,来绐降也,尽登陴。镛止骑城外,独与羸卒入,取谷帛,使载归。公长益感激,遂焚其巢,率党数千人来降。
公长既降,诸贼次第纳款,惟晓恃险不服。镛选壮士二百人,乘夜抵化州。晓仓皇走匿,获其妻子以归,抚恤甚厚,晓亦以五百人降。已,与佥事陶鲁败贼廖婆保。他贼先后来犯,多败去。境内大定。上官交荐,擢按察副使,分巡高、雷二府。益招剧贼染定、侯大六、邓辛酉等,给田产,分处内地为官,备他盗。广西贼犯信宜岑溪,皆击败之。治绩闻,赐诰命旌异。遭丧,服除,改广西。瑶、僮闻镛至,悉远循。
十四年,兵部上其功,赉银币,寻进按察使。荔浦贼来寇,总督朱英以兵属镛,击平之,进食二品禄。
已,迁左布政使。旋以右副都御史巡抚贵州。清平部苗阿溪者,桀骜多智。其养子阿赖尤有力,横行诸部中,守臣皆纳溪赂,骄不可制。镛行部至清平,询得溪所昵者二人。遂以计擒溪,磔之,并讨平鸡背苗,郡蛮震慑。
镛居官廉。历仕三十余年,皆在边陲,触瘴成疾。乞骸骨,不许。弘治二年召为工部右侍郎,道卒,年六十三。平乐李时敏者,为信宜知县。尝与镛共平瑶乱,有功,迁知化州。粤人以孔李并称。

孔镛诚信降贼

编辑
孔镛,去做田州(今广西百色市田阳县)的知府。田州常常发生少数民族叛乱,前任的知府根本管不了。 当时,驻扎在孔镛管理的境内的叛贼有十几伙之多,官府几次招安,他们就是不肯投降。孔镛上任不久,探子突然传来消息说,附近山寨的几伙强盗准备聚众侵犯田州城。城中众人都很惊恐,建议闭门守城,孔镛却说:“固守挨打不是办法。当今之计,只有向他们宣扬朝廷的恩威,或许还可以让他们收敛。”
孔镛不听众人劝说,挑了两个胆大的随从备马出城,直闯贼巢。强盗的哨探见一个当官的骑马而来,只有两个跟班,非常惊讶,有人上前拦住盘问,孔镛回答说:“你们快去通报,我是新来的太守。” 寨中强盗头领邓公长听说新任太守亲自来了,吓了一跳。开初还以为官军打来了,立刻叫他的喽罗拿起武器去迎击官府的军队。 强盗们不知道孔镛的用意,只好领他进入山寨,把他带到头领面前。等到邓公长见到孔镛时,不禁大吃一惊:“这个太守怎么只带两个侍从,就敢闯进我的地盘来了?”于是暗中就有点丧气了。 众强盗
孔镛石刻像 孔镛石刻像 [2]
拔刀亮剑,怒视孔镛。孔镛从容不迫地下了马,站立在他们中间。邓公长厉声问他是谁。孔镛不慌不忙地说:“我是新任田州太守孔镛。我是你们的父母官,快拿椅子来给我坐下,你们来参见。”有人就搬来了一个坐榻放在当中,孔镛大马金刀地坐下,招呼众人上前。 邓公长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有些手下已经放下武器,慌忙给太守下拜行礼。邓公长也只好跪下。 孔镛说话了:“我知道你们以前都是好百姓,现在落草为寇,只是因为无衣无食,又冷又饿。前任的太守攻打你们,你们为了活路,自然就要反抗。” 强盗们纷纷骂起来,历数前任官员的劣迹。 孔镛坦然一笑,接着说:“我奉朝廷的命令来做你们的父母官。你们都是我的子民,我并不忍心加害你们。如果你们能听我的劝告,送我回城里去,我就赦免你们的罪过,还给你们粮食和布匹,从今以后就不许再干杀人越货的勾当了。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把我杀了!朝廷的大军马上就来了,那样你们就都得死,连小孩子也没办法活下来!” 听到这话,强盗们惊呆了。邓公长还在犹豫,喽罗中却有好些人激动得哭了起来。 最后,邓公长声音颤抖地说:“假如大人您真的能抚恤我们,那么只要您在这里做太守,我们就一定不再侵犯骚扰。”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孔镛坚定地说。他忽然转了话头,“我赶路过来,已经饿了,你们给我弄点吃的吧。” 众人连忙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邓公长跪着给他送上食物。 孔镛饱餐一顿后,说:“现在天也黑了,就让我在这里睡一晚上吧。”说着就解开了衣服躺下来睡觉。叛贼们互相看着,对他超过常人的胆量感到又吃惊又佩服。 在寨中过了一夜,孔镛睡醒了,要回城里去。邓公长就派遣几十骑人马送他回去。 城中的人望见了,都大惊失色,以为知府被叛贼给抓了,叛贼来攻打城镇了,所有的士兵都登上了城楼准备作战。 孔镛让那些跟来的人停在城外,叫又老又弱的人跟着他进城。他叫人拿来了粮食和衣服,给了那些人,让他们带回去。 邓公长十分感激他,觉得这位太守言而有信,大家都有了依靠,就烧了山寨,领着几千人来投降官府了。 自此以后,田州郡一片太平。
参考资料
  • 1.    侯清泉.历代名人与贵州.贵阳市:贵州人民出版社,2004
  • 2.    孔镛石刻像刻于1827(清道光七年),清孔继尧绘,石蕴玉正书赞,谭松坡镌,为《沧浪亭五百名贤像》之一。
词条标签:
人物